首页 资讯 社会 法治 财经 公益 交通 房产 娱乐 教育

社会

旗下栏目: 民生 聚焦 体育 美食

吕梁汾阳孝义路政罚款无依据 被指任性执法

来源:江西创新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2-12
摘要:图片为吕梁孝义市交通路政大队处罚收据单据。货车司机提供。 近日,一些大货车司机向本网反映,称他们的车在经过汾阳、孝义境内时,总会被两地的相关路政人员无缘由地开出罚款。而蹊跷的是,作为行政执法处罚单据上却没有任何执法部门信息,唯独只有罚款金额

 

图片为吕梁孝义市交通路政大队处罚收据单据。货车司机提供。


      近日,一些大货车司机向本网反映,称他们的车在经过汾阳、孝义境内时,总会被两地的相关路政人员无缘由地开出罚款。而蹊跷的是,作为行政执法处罚单据上却没有任何执法部门信息,唯独只有罚款金额,而且现场收取罚金或没有现金也可微信转账,“罚不罚,罚多少,怎么罚,完全看执法人员的心情。”
罚款无依据 可以讲关系
日前,据司机王师傅讲,他开着大货车经过汾阳某路段时,前方二十余辆大货车堵得死死的。原来是该市路政执法人员截住大货车正向司机们索要营运证、货票等,在看到货车超载后会给开出100元到1000元不等的罚单,并强行让司机们开车到指定的停车场去等。王师傅就是其中被强行罚款者之一。
在指定停车场等了大约半个小时,一辆印有路政的车开到了停车场,下来几个路政人员现场收取罚金。其中一个路政人员告诉现场司机:“只要交了罚金,就给营运证,还可以马上就走。”当王师傅等人不情愿地交了320元罚金准备走时,该停车场又要向他们收取起步120元的停车费,不开具任何收据。最终,王师傅只得不情愿的又补交了120元停车费,才得以离开,且并未拿到任何收据。
12月7日下午,司机赵师傅给我们打电话说,他们同行的2辆车在孝义某路段也被孝义某路政扣下了。车被开到附近的停车场。赵师傅说,他常年跑这条路,这样的现象一直存在,太普遍了。
据赵师傅讲,在孝义路段,一路政带队人员强行让他们把车开到停车场里边,货车司机到达停车场后说道:这两辆车是一个老板一块处理吧!该路政执法人员说道:好吧,两个车1000元。
感觉要的太多,赵师傅与路政人员就罚款金额开始了讨价还价。他央求道:“能否不开或少开点”?该段路政人员答:“你们不走这条路,我也不会罚你们。你嫌罚的少的话,那我给你重开,1辆车600元。”赵师傅再不敢多说,小心翼翼问道:“罚了这次,可否今年不用再罚了?”路政人员答道:“交了这1000元,你这2辆车这个月就不罚了,你们跑去吧”。
据过往司机讲,这段路每天行驶的车不少,有关系的车不查,没关系的车逮住一回罚一回。有时候近一个月的罚单可以放行2次,关键看他们路政人员的心情,如果心情好的话,有时候会放行3次。
收款方式多样化 微信也能转货车司机示意身上不装那么多现金,该路政人员说:“可以微信转账,你们转账到该停车场负责人的手机微信上”。在司机转账成功后,他给开了2张500元的罚款票据。
从赵师傅提供的罚款票据上看到,上面项目名称、单位、数量这几栏什么也没有,只有罚款那儿写有500元。在这2辆车被放走的同时,又有2辆车开进了停车场。司机向我们说道:“这是他近一个月来开下的第三张罚单。”
吕梁市交通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赵师傅等人拿到的罚款票据明显的书写不规范,未详细载明具体事由。

“收取的标准应是,若司机在限载道路上行驶了,将会受到每吨每公里1元的罚款,这个罚款应叫道路修缮费。按照赵师傅的车载49吨,而该道路限30吨,该路段短短不足5公里,算下来,应交道路修缮费为95元。至于他们罚500元,他也不知道依什么依据罚的。”
停车场违规收费无依据
对于此路段常年来乱收费的情况,汾阳市路政大队负责人张某说:“这不是我们管的事情,我们只管扣车,不管停车费,罚多罚少那是停车场的事。”,当被问道“停车场收费有无标准?是正规停车场吗?”他答道:“可能是”。同时他说到,对于不规范开具票据,他们将会规范执法的。
对于超载车辆是否收取停车费,孝义市交通局冀局长这样回答:“停车费这个是绝对不允许的。如果我的人存在违规执法这样的情况,我立马开除。”
现场收取罚金和微信转账是否合规?
司机们认真看着路政人员开出的罚单,非常疑惑,上面没有任何车辆信息。针对上述情况,我们分别向汾阳市交通局路政大队和孝义市交通局反映了该情况。“路政人员可否上路直接收取罚金?”汾阳路政负责人张某称,由于该路段距离县城较远,一些司机反映交款不方便,于是他决定可以现场收取罚金。
而在孝义交通局,冀局长拿出相关规定称,现场执法人员有1000元及1000元以下的执法权。而后,该局长又说,该路段离县城较远,为了方便司机师傅,可以现场收取罚金,但收取罚金不可超过200元,并且要有车主的委托书。而后其又称全省也没有统一规定。
不断被司机反映、投诉的乱收费行为是否有相关部门介入调查过?在吕梁市交通局路政大队,一白姓工作人员表示,“你们是来保车的吧?底下是不是不买你们的帐?你们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说完掉头就走。有多位大车司机表示,他们之前也通过各种渠道反映过好多次,没见吕梁市路政上的人下去调查过。
一位大货车车主苦恼地说,从今年9月份开始煤炭行情好了2个月,但就在这段时间,路政人员疯狂上路乱罚款敛财。现在煤炭生意又不景气了,车主的日子也不好过了。紧接着该车主告诉我们,这是他前几个月刚接的车,还在分期中。按照这几个的惯例,好时一个月跑45次,一月下来可以挣4.5万元运费。除去2个司机工资2.2万元,租赁款1.6万元,每月盈余7000元,路上再遇上交警、路政罚款,到手的也仅仅不足5000元。
“我们也不想走这条路,如果走指定的路,那就只能赔钱。因为煤矿已经从最近的路核算好了价钱。如果跑得好,能赚个万元,遇上像我这么倒霉的这一两个月仅赚三、四千元,这还不能出一点意外,司机每次出车,我都心惊胆战。”该车主无奈表示。
中央的煤炭去产能政策激活了煤炭市场,吕梁各个县市的财政经济也逐步好转。超载超限治理本也是好事,但各种乱罚款、乱作为、任性执法、“以罚代管”等不按规章办事的行为正在侵犯着广大车主的权益。
“路政乱罚款将逐步发展成制约吕梁各个县市县域经济发展的毒瘤,如此肆虐,相关部门难辞其咎。”一法律界人士表示。




责任编辑:JX-l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