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社会 法治 财经 公益 交通 房产 娱乐 教育

文化

旗下栏目:

忘不了那清脆婉转的木叶吹奏

来源:原创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2-16
摘要:忘不了那清脆婉转的木叶吹奏 作者:十一师 尤兴益 前天听到一位久别的老战友传来消息,1965年入伍的原铁道兵52团五连,广西籍老战士陆宏庆已于2012年与世长辞。伤感痛惜之余,想写出一段关于陆宏庆战友的往事,寄托对故人的哀思,也让更多的人认识並记住一位

忘不了那清脆婉转的木叶吹奏

作者:十一师 尤兴益

前天听到一位久别的老战友传来消息,1965年入伍的原铁道兵52团五连,广西籍老战士陆宏庆已于2012年与世长辞。伤感痛惜之余,想写出一段关于陆宏庆战友的往事,寄托对故人的哀思,也让更多的人认识並记住一位能用一片平常的树叶,吹奏出天籁之音的奇人,一位

前天听到一位久别的老战友传来消息,1965年入伍的原铁道兵52团五连,广西籍老战士陆宏庆已于2012年与世长辞。伤感痛惜之余,想写出一段关于陆宏庆战友的往事,寄托对故人的哀思,也让更多的人认识並记住一位能用一片平常的树叶,吹奏出天籁之音的奇人,一位平凡而又不寻常的铁道兵战士。

一 初识陆班长

1968年冬,我从五连一班被调到五班,参加了连队演唱组。班长就是陆宏庆。他中等身材,不胖不瘦,长着极具广西人特点的五官,不太大的圆眼睛炯炯有神,臉上常帶着诚挚的笑容,对我们新兵没有一点架子,有时间就吹笛子给我们听。

他笛子吹得很好,可以运用“单吐”“双吐”“三吐”和“唇颤音”“滑舌音”等高难度吹奏技巧,还可以模仿鸟叫和战马嘶鸣。我们只是觉得神奇和钦佩,他却把我们当作内行一样,边练边讲给我们听,这个怎么吹,那个要注意什么……

看着我们全神贯注的样子,老兵告诉我们,陆班长还有一门“绝技”,那就是能用一片树叶,吹出各种歌曲!可惜内蒙古冬天树叶难寻。我们听后立刻缠住陆班长,问他怎么用树叶吹奏歌曲,没有树叶能不能用别的什么代替?陆班长想了想说,只要形状.大小象树叶一样,薄薄的有一定弹性又不容易破的东西也行。

有位战友找出了一张照片底片问他行不行,陆班长接过去用剪刀把胶片剪成树叶形状,放到唇间试吹了一下,又用小刀把边上刮了刮,再一吹,还真的吹响了!然后他又修了修,双手捏住两头,放到唇间去吹。一曲清脆嘹亮的歌曲飞了出来!我们欢呼说:“这下不用为找不到树叶发愁了!”陆班长却说:“用胶片平常练习还可以,如果正规演出还是用真树叶好。”

接着他说了几条:第一,胶片吹出来的音比较硬、单,比不上真树叶柔、浑。第二,用真树叶有一种独特的情调,这是胶片代替不了的。第三,这个节目本来就叫“木叶独奏”,用胶片不是唬弄观众吗?一席话说得我们哑口无言了。

忘不了那清脆婉转的木叶吹奏

二 呼和浩特汇演

68年11月底,我们接到通知,我连演唱组要准备参加在呼和浩特举行的部队元旦文艺汇演。这下把我们忙开了,将原来的节目排了又排,练了又练,还新编排了几个节目,可最后还是为陆班长的“木叶独奏”节目作了难。在天寒地冻的内蒙古,到哪里去找鲜绿的树叶呢?负责带队的52团军人俱乐部主任孙林清说:先去,到呼和浩特市各花木温房找找。 文艺汇演前,孙林清主任帶着陆班长和我们两个新兵乘着吉普车到呼和浩特市一个个花木温房寻找合适的树叶。太薄的弹性不够,厚的韧性不好,好不容易在一家温房找着了合适的。我们买了几根帶叶的树枝,怕把它冻坏了,还脱下皮大衣把它包起来。

演出是在69年元旦晚上,我记得当时室外温度达摄氏零下36度。那时没有暖气,每位乐队成员身边放一个烧得通红的木炭盆,演员上场前都穿着皮大衣。陆宏庆皮大衣里还包着帶绿叶的树枝,到他上场时,他脱下皮大衣,左手拿着树枝,精神抖擞地走到舞台中央,向台下敬了个标准的军礼,然后从树枝上摘下一片树叶,两手捏着两端送至唇间,动人的乐曲立刻飞了出来。似笛非笛,似箫非箫,一会儿似女高音吟唱,一会儿象板胡演奏,忽变山间鸟鸣,忽闻草原马嘶。一曲结束,台下掌声如雷,久久不歇,他一连吹奏了三支曲子,观众才勉强让他下台。

演出结束后,部队首长上台与演员握手,一位老首长走到陆宏庆面前时,拉着他的手说:小同志,你那树叶吹得真好听,我能试试吗?陆宏庆摘下一片树叶递给首长,自己也摘了一片,把一边折弯放到唇间,给首长做示范,老首长学他的样子,可是怎么也吹不响,自我解嘲地说:“哎呀,可能我的嘴唇太厚了。”说得大家都笑了。老首长接着说,这个乐器好,又好听又不要花钱,夏天到处伸手可得,很适合我们部队基层文化娛乐活动的需要,你们有机会都学学。

三 木叶情缘

文艺汇演后,我们演唱组的几个新兵都想学吹树叶,吹胶片,也能吹响了,就是难吹出调子来,更别说优美动听了。我们这才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为了把一片小小的树叶吹出优美的旋律,陆班长不知费了多少功夫!

据陆班长自己说,他上小学起就跟寨子里的人学吹树叶了。入伍前常在山上用树叶伴和山寨的姑娘小伙们唱山歌。1967年回乡探亲时,每天晚上都有一伙姑娘们在他家屋后山坡上用歌声召唤他。他想自己在家没几天就要回部队了,不能眈误人家,就坚持没有吹响树叶与她们应答,姑娘们以为他瞧不起她们了,还唱山歌责备.、讽刺、挖苦他呢。他没办法,提前两天就返回了部队。

四 山间仙曲

1970年春,我们部队徒步从西安奔赴安康,参加襄渝线施工。途中走到距“青铜关”不远的一个山谷里,前面传来了“就地休息”的命令。刚停下脚步,陆宏庆就顺手从旁边一棵树上摘下一片树叶吹了起来,接着我们演唱组另两名战友也从背包里抽出了竹笛和口琴,应和着班长吹奏起来。没想到,这三件小小的乐器加上山谷的共鸣和回声,竟然那么悦耳动听。就象有只无形的手,一下子把全连和相邻连队的战友们都招拢过来了。

大家听得如痴如醉,我一抬头,看到周围山头.、山坡上,砍柴的、采药的老乡们也三三俩俩地探出脑袋,围看我们,与我们一起欣赏这天籁之音。直到我们重新整队出发,我耳边还一直回响着小合奏的音乐旋律,仿佛腿也不酸了,脚也不疼了,肩上的被包和枪支弹药也变轻了。直至现在我还认为,那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美的乐曲!

忘不了那清脆婉转的木叶吹奏

五 木叶声声传北疆

听说我们部队离开内蒙几年后,内蒙古人民广播电台还把陆宏庆的“木叶独奏”作为保留节目经常播放。陆宏庆同志后来被克拉玛依油田招工,到了新疆,不久被调到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公安系统工作。他的“木叶独奏”节目多次应邀参加自治区歌舞团演出,並被新疆人民广播电台录了音,经常播放。使本来属于南国的妙音奇曲回响在天山南北。


责任编辑:责编

上一篇:白浪情聊天诗会选篇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