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社会 法治 财经 公益 交通 房产 娱乐 教育

文化

旗下栏目:

深切怀念我的父亲母亲

来源:原创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2-16
摘要:我的父亲出生在江西修水的一个小山村。我祖父是位有名的裁缝师傅,我父亲出生不久就跟随我祖父到外地闯荡,从湖北通城县赵李桥一路北上,后来到了汉口,祖父在汉口开了一家裁缝铺。我父亲7岁那年,因老家发生变故,祖父回老家料理事务,不幸染病去世。小脚的

我的父亲出生在江西修水的一个小山村。我祖父是位有名的裁缝师傅,我父亲出生不久就跟随我祖父到外地闯荡,从湖北通城县赵李桥一路北上,后来到了汉口,祖父在汉口开了一家裁缝铺。我父亲7岁那年,因老家发生变故,祖父回老家料理事务,不幸染病去世。小脚的祖母雇了一顶轿子抱着不到一岁的叔叔从汉口回老家奔丧。7岁的父亲跟在轿子后面一路奔跑,双脚起了血泡。从此,年幼的父亲在老家挑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

父亲12岁那年就给地主扛长工,冬天天寒地冻时,很多人在家里烤火,我父亲却赤着脚在结了冰的水田里劳动。一位路人看到这情景,不禁质问:“这样寒冷的天气怎么还让孩子还在水田里干活?冻坏了怎么办?”那地主听了,恶狠狠地说:“长工的脚是鸭子脚,冻不坏的!”18岁时父亲到县城里当挑夫,挑盐时,帮商家挑100多斤重的担子,一天走120里。到大山里扛木头时,别人两天一个来回,他一天一个来回,多辛苦啊!

父亲成年后,中等身材,身体很结实,浓眉大眼,虎背熊腰,一双粗壮的手长满了老茧,一百多斤的东西轻轻地就能提起来;宽阔的肩膀仿佛能够挑起千斤重担;胳膊上鼓起的两块肌肉有拳头大小,一看就是一条钢铁硬汉。记得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我老家要拆老屋盖新房,有一天拆房时,父亲在几米高的旧墙上扒砖,我在下面接砖,由于他用力太猛,一头栽了下来,脑袋正好栽在地面废旧的砖块中,鲜血直往外喷。我一边呼喊:“救命呀!救命呀!”一边迅速扒开废旧砖块,用手按住父亲的伤口,血液从我的手缝中流出来。我母亲和奶奶听到我的呼救声迅速赶来了。我奶奶是乡下的接生员,懂得一些医疗常识,常年备有一些纱布、胶布、碘酒、红药水、紫药水等。我见此情景,顾不得擦洗伤口,就将一些消炎药粉往伤口上倒,迅速用纱布包上。当时我见父亲双眼紧闭,没哼一声,以为他就这样摔死了,就在一旁呜呜的哭起来。没想到第二天我惊奇地发现,父亲竟然奇迹般的从床上爬起来边走边说话。其实他不仅脑袋摔了3个窟窿,而且右手也摔成粉碎性骨折,大约过了半个月,我家的房子在邻居家的帮助下盖好了。我家的房子盖好之后,邻居家也开始盖新房。当我父亲提出要帮邻居家干活时,我母亲和奶奶都讲你不能爬高,只能在地面上干点力所能及的事。我父亲非常倔强,坚持要上房子上面。刚一上去,由于骨折的右手不能用劲,不小心又一次从几米高的楼上摔了下来,脑袋血肉模糊,两只耳朵几乎摔掉了,留下一张皮吊着。这时我估计父亲从此再也不能干活了,没想到半年过去,他竟然又像从前一样下地干活,我真佩服他顽强的生命力。

父亲在50年代土改的时候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他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了党,从土改、办互助组、合作社到人民公社,年年都是县市劳模。和他一起入党的同事都调到县、市工作,可他当了一辈子的生产队长,直到改革开放。但他始终无怨无悔,对党忠心耿耿,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父亲一生省吃俭用,对公家大公无私,常常把家里的东西无偿给生产队用。有两件事至今我记忆犹新,一是生产队盖粮仓,少了十几平方米的木板,我父亲拿着锤子把家里的楼板撬了几乎一半,无偿给生产队盖粮仓;二是有一次大队开会后大家一起吃饭,剩下半盆饭,别人想拿回去喂猪,我父亲不同意,从家里称了5斤大米换了那半盆剩饭。人家说我父亲太傻了,他朴实地说:“公家的东西也是大家的,不能浪费。”

父亲活到八十多岁时,身体还比较健康,还能挑一100多斤的谷子,还能上山砍柴,有时还经常像年轻人一样爬上几米高的大树砍下枯枝。不幸的是,就在我们认为父亲身体很硬朗,没有什么大问题时,85岁的他因为看电视时兴奋过度,突发心肌梗塞,与世长辞了……

我的母亲是个聪明、贤惠、心地善良的农家妇女,虽说瘦小体弱多病,但干起农活来可以抵一个壮劳动力,农活“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母亲好学,虽然只在50年代中期的扫盲活动中,上了半年夜校,但由于她学习努力,记忆力又好,所以学了不少文化知识,我小时候还听她讲很多的童话故事呢。“文革”中学习《毛主席语录》她从头到尾背得滚瓜烂熟,被江西省授予家庭革命化典型。在几千人的大会上谈学习体会,她不要稿子讲得头头是道。她有一定的政策水平和组织领导能力,关心妇女的政治地位,宣传妇女解放的“四自”精神—“自强、自立、自信、自尊”。当地有些夫妻闹矛盾,都喜欢找我母亲帮助解决,为此,妇女们一致推选她担任大队妇女主任,一干就是10多年。她当大队妇女主任还真有一套,那时妇女主任最难搞得事情是计划生育,当时凡超生者,轻则罚款,重则扒房子,宰猪宰羊,搞得有的人跳楼自杀。我母亲当了妇女主任后,改变了这一面貌。她的思想工作深入细致,以理服人;措施得力,以情动人;赏罚分明,以奖为主。在她担任妇女主任期间,全大队没有超生超育,没有过激现象出现,大队年年被评为计生先进单位。

母亲对儿女无私的爱,她生育了10个儿女,中途有3个夭折,剩下我们7姊妹。母亲非常重视对儿女的教育。她认为,一是要教育儿女学会做人,做一个诚实的人。二是生活再苦也要让儿女学文化、受教育。我们7兄弟姊妹,我上了高中,在部队又读了大学,其他都上了初中、小学,那时候农村的孩子都能上学是不容易的。三是教育儿女要吃苦耐劳,学会做事。母亲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这是一个农村母亲对我们儿女们最大的无私的爱。我记得一次砍柴,柴刚砍完,我准备回家,就从一个坎上往下跳,结果一不小心左脚板被一根竹签扎穿了,疼得在地上打滚。眼看太阳快要下山了,天逐渐黑了下来,我有点害怕,准备这柴火不要了,空手回去,但想起平时父母对我们的严格要求,想起父母亲做事要不怕苦,不怕累,我还是挑着柴火一拐一拐地艰难地往山下走。

我母亲见我天黑了还没有回家,就带着弟弟妹妹来找我,一边走一边喊,就在我又痛、又累、又饿、又渴的时候,听到了母亲的呼唤,禁不住哇的一下哭了。母亲跑上前来,一把抱着我用手抚摸着我的头说:“孩子,从小受点挫折和吃点苦,对你将来会有好处。”这句话的涵义当时我虽理解得不深,但在我人生成长的道路上起了很大的鞭策作用。我小时候有点调皮,有时打架,头上至今还留下了打架的伤疤。我喜欢游泳,一次不知水的深浅,不小心滑向水塘的深处,是隔壁的一位大叔把我救上来的。看,光我一人就有那么多事,7个孩子不知要母亲操多少心!

我的切身体会是:家教是人生的第一课堂,父母是人生的第一任老师。父母的言传身教,深深地影响儿女们一辈子。我们兄弟姐妹7人从小受到父亲的严格教育,个个都能吃苦耐劳。我19岁参军,离开了家乡。我所在的部队是铁道兵,打隧道、架桥梁,餐风露宿、夏战三伏,冬战三九,从不叫苦叫累。当兵第一年每个月6元津贴,我只用1元,第一年就给家里寄了60元。我后来担任学院的军务处长期间,连续6年参与地方抗洪抢险,在组织部署兵力和指挥部队抗洪抢险中,总是身先士卒,冲锋在前,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被国务院、中央军委评为全国、全军抗洪抢险模范,受到当时中央政治局常委集体接见,这些成长进步与从小受到的家庭教育是分不开的。

我们兄弟姐妹7人非常团结,孝敬父母,赡养父母不攀比,不推诿,不叫苦。我大哥快70岁了,有时还帮母亲洗脚捶背,父母想到哪家住就到哪家住,赡养费就往哪里寄。以前,我每年都要回去看望父母几次,后来我患上了帕金森综合症,还照常每年回去几次,有时也把他们接到城里来住,但是他们在城里住不惯,住了不到2个月又要回乡下去。我的病是进行性疾病,目前世界上无法治愈,叫做不死的癌症,到今年已经是18八年了,病情越来越重,走路越来越困难,这2年没法回去。其实我多么想回家啊!那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那里有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那里有我童年的伙伴,那里有我熟悉的山山水水和一草一木,那里的每一块田地都留下了我曾经劳动的足迹。但让我遗憾的是,就在我为儿子筹备婚礼的时候,母亲病危,虽全家不惜一切代价全力抢救。但因母亲犯的是心肌梗塞,就在我为儿子举行婚礼的头晚,母亲与世长辞。家里考虑到我的身体状况,没有将母亲病逝的噩耗告诉我,当我知道时已经是第3天了。我仰天长叹:儿子不孝!父母亲去世时我都不在跟前送终。从此我再也看不到母亲那慈祥的面容,再也听不见她那爽朗的笑容,再也看不到她那瘦小的身影,再也享受不到母亲给予儿子的温暖!

作者:樊孝赞 ,1972年12月入伍, 原系铁道兵四团军务股参谋,后调铁道兵长沙学院,兵改工后为解放军(长沙)政治学院,在政治工作系任政委(副师职、大校军衔)。现在长沙市雨花军队离退休干部疗养所


责任编辑:责编

上一篇:忘不了那清脆婉转的木叶吹奏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