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社会 法治 财经 公益 交通 房产 娱乐 教育

文化

旗下栏目:

白浪情群诗词:玩雪

来源:原创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2-16
摘要:文/徐少伟 一觉醒来,望见窗外一遍浑沌,漫天的鹅毛大雪泼天泼地落着。哦,落大雪了。我滿心欢喜地站在窗前,大睁着双眼非常入迷地欣赏着眼前这迷离而又浪漫的落雪天。 我不晓得,爱雪是不是人类的一种天性,但天底之下,无论南北东西,下雪的天,似乎都可以

白浪情群诗词:玩雪

文/徐少伟

一觉醒来,望见窗外一遍浑沌,漫天的鹅毛大雪泼天泼地落着。哦,落大雪了。我滿心欢喜地站在窗前,大睁着双眼非常入迷地欣赏着眼前这迷离而又浪漫的落雪天。

我不晓得,爱雪是不是人类的一种天性,但天底之下,无论南北东西,下雪的天,似乎都可以让人莫名地兴奋起来。那漫天翻飞的飘逸、落地无声的清纯、蝶花狂舞的浪漫,真的是可以让天底下的人无端地亢奋激动的。是啊!这人世间,又有几人能不被天与地之间的这场瞬息间就会爱得如此轰轰烈烈、爱得如此清纯洁白、爱得如此别致浪漫的绝世爱恋所感染、所感动呢?!

虽然,我的年轮早己翻过了那青涩的一页,但眼前的落雪天,还是让我拾起了那些久违的儿时童趣。小的时候,落雪还真是我们伢崽仔一年之中最快活的日子。在我们的老家,每当秋的一页被岁月之手翻过,伢崽们无论是带把的还是不带把的,就都开始盼着天落雪了。若是碰上个大冷的冬天,那一年,雪花儿就会在秋的门槛刚刚迈过去不久,应时着冬天的热约而款款到来。很多的时候,那姿意狂舞的漫天飘雪,总是会随着天色的放亮,给一觉醒来的我们那么大的一个惊喜。

地上落滿了厚实的雪,外面白茫茫的一遍,待到我们出门上学时,门前的路上通常己被早起的人们踩出了一溜溜大小深浅不一的脚印。然而,我们伢崽仔出门,只要是瞞过了大人的眼晴,是不会循着人们踩出的路子去走的。我们通常喜欢自己去踏雪,可着意在那白茫茫的一抹平整的雪地上一脚一脚地留下我们自己的"杰作"。这个时候,那脚下踏雪的一声声"嘎吱"、"嘎吱"的声音,在我们听来真是如同天籁之音般让人享受。这种儿时喜欢踏雪的习惯和喜欢听那脚下踏雪时的"嘎吱”、"嘎吱"的声响的享受,一直伴随着我到而今。

现在,人虽然都老了,但每每大落雪的天,走在路上的我都会情不自禁地要去那平平整整的雪地上踩上几脚,去听那脚下"嘎吱"、"嘎吱"的踏雪声响。当回眸看着那平整的雪地上自己留下的那一抹脚印,我就会莫名地感到滿心欢喜和一种说不出的快慰。

小的时候玩雪,伢崽仔通常少不了会去堆雪人,若是有几个喜欢臭刁的伢崽仔凑在一起,少不了就会引发一场雪地大战,往往不打得脖子里灌满雪球、脚下踩得透湿是不会放手的。但至今想起来,我更为在意的似乎还是那儿时的雪天”溜坡”和雪地"滑冰"。

在我的记忆中,这两种玩法,还是在看了《林海雪原》的电影后才开始萌发的创意。那还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未的一个冬天,我们全家从县城回到乡下的婆婆家过年。一场几十年未遇的暴雪纷纷扬扬地下了几天,大雪填川塞谷,阻断交通,我们被一场大雪"好心"地留在了乡下的婆婆家里。当时,天气奇冷,屋檐下全都挂滿了大人拇指般粗细、尺把来长的"凌冰掉"(冰挂)。大落雪的天,又是过年的农闲期间,大人们坐在长日不断火的火塘旁谈天说地的侃大山倒也是蛮惬意的,只是我们这些闲不住的伢崽仔可就无聊了。那时,还冇得电视,我们堆膩了雪人、打腻了雪仗、甚至敲掉了屋檐下所有的"凌冰掉”,大雪还没有停息的意思,而且是一会儿细雪籽、一会儿大雪花地轮替着落下。雪一落到地面上就被冻住了,路上经人一踩更是硬梆梆地一溜冰。困在家里无聊之极的我,突然想起了从《林海雪原》电影中看到的解放军战士们滑雪飞奔和马拖雪橇的场景。顿时,我兴奋极了,立马找来了一些毛竹片,并把竹片削成米把长、寸把宽的一根,之后,又在竹片头上往下约摸三寸长的地方削掉一些竹釀,再放在火上去边烤边把竹头跷起,一副就地取材的"滑雪板"就这样做成了。把这土法自制的滑雪板放到外边溜滑的冰路上,一只脚踩上一块,再两手抓住小竹杆一撑,还真是滑起来了。虽然,开初的头几回总是免不了会摔个仰叉八撒,但慢慢地就熟道了,我们还真是能像模像样地在雪地上滑起雪来了。当时,可真是把我和弟弟们都乐坏了。后来,我们还尝试着用木头、竹片做成了可以坐人的“雪橇”。开始时,是人坐在上面放到雪地上去拖,后来又觉得老是缓缓地拖着不带劲,便又变换了花样把雪橇放到陡坡上去溜。至今想起来,那雪橇往坡头一放,人往雪橇上一坐,双手抓着竹竿死命往后一撑,"嗖"地"往坡下飞"出去的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才真是够刺激够过瘾的呢。

长成之后,我先是当了工人,后来又去当了兵。虽然,再也没有象小时那样率性地去痛痛快快地玩过雪,但当兵的机缘,却让我能有机会去东北那林海雪原、那冰天雪地里尽情地过了把瘾。记得那年去东北接兵,当我们十月下旬到达哈尔滨时,那里己是一遍银装素裹了。后来,我们再往北,先后到了齐齐哈尔、到了黑河、到了呼伦贝儿大"雪原”……

在东北接兵的几个月中,我不仅充分领略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大东北的人文风情,而且,深深地为东北人玩雪的技艺和胆略所感动。我亲眼所见,人们在铁硬滑溜的街道上轻巧自如地骑行脚踏车;在雪地冰原上不带防滑链就能娴熟安全地驾驶汽车;特别是见到那刚学步不久的三几岁小伢,就能燕飞样在冰场上可着意地溜冰,我这个南方人就不得不从心底里叹服:在东北,那才叫”玩雪”。

光阴似箭,年轮飞转。随着年纪的日增岁长,我似乎也变得越发的持重老成起来。持重老成本不是什么坏事,但我却是老成的几近有些谨小慎微和有些迂腐了,每每的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许多担心。这不,大落雪的天,小孙女想出去玩雪,我却唬起个脸不愿应允,生怕孙女去雪地里玩雪会打湿了手脚,以致感染上风寒。为什么,这个时候的我,竟然会全然忘记了自己儿时对玩雪的热烈呢?

或许,人老了都会是这样的吧?虽然是小心无大错,但作为"老成"的长者,是不是也应该反躬自省:切莫因为自已的暮气日重,而去束缚了小辈们的手脚……


责任编辑:责编

上一篇:深切怀念我的父亲母亲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